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祭拜儀式精緻化~真理大學宗教系主任張家麟教授

真理大學宗教系主任張家麟教授 真理大學宗教系主任張家麟教授1

(一)祭拜儀式與時俱進

  每個朝代都有屬於自己族群的各種祭拜儀式,對台灣社會而言,我們已經進入了後工業時代,傳統的祭拜儀式已經隨著時代潮流,做了部分改變,變成符合我們這個時代的祭拜儀式。

  過去傳統的聖誕法會、禮斗儀式、中元普渡、祭拜祖先等儀式,都由神職人員帶領,一般大眾跟在後面「跟拜」;現在部分的宮廟的聖誕法會、禮斗儀式,已經出現「共同讀經」的現象。今年中元普渡,筆者到北海福座祭拜我的胞弟,就發現法師和信眾共同讀阿彌陀佛經追悼亡者。去年中秋節參加中華玉線玄門真宗的祭祖法會,也觀察到類似的現象,法師帶領信眾共同讀「關聖帝君大解冤經」,表達自己的懺悔之意,和對祖先的追思之情。這是現代社會百姓受過基本教育之後,才可能和法師在祭拜過程中共同讀經,感受經典教義中的「宗教道德」、「宗教想像」和「神秘主義經驗」。

(二)祭拜儀式轉化不得忽略宗教傳統的神聖性

  現代社會的環保主義是另一項主要思潮,因此,臺灣地區部分政府單位,乃提出呼籲,希望金銀紙錢減量焚燒,避免釋放過多的二氧化碳。這項主張引起部分宮廟的反彈及學界的質疑,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公部門在執行這項政策時,沒考慮到焚燒金銀紙錢的宗教傳統習慣,信徒的宗教想像心靈,及焚燒時間地點的神聖意涵。例如將金紙與冥紙一起焚燒,就違反了拜神與祭鬼的分野,甚至於將紙錢和垃圾一起焚燒,更加深傷害了人對神的景仰與神聖性。

  固然心誠則靈,雙手合十對天與神明虔誠膜拜,如果我們相信有神明的存在,理當神明神威顯赫,可以洞察信徒的祈求;但是如果透過拜神祭鬼的神聖媒界,如焚燒點燭、焚燒金銀紙錢,將可讓信徒與神明之間有了合理的聯繫。

(三)理性祭拜取代薩滿儀式

  在祭拜儀式過程中,對神明聖誕的儀式表現,除了迎神賽會之外,傳統經常有乩童的薩滿活動,在部分廟宇前面乩童用鋼針穿刺自己的臉?,或用鯊魚劍、狼牙棒敲打自己的身體,用自虐的方式代表神明附身的「奧秘主義」現象及乩童的神聖性。在傳統農業社會展現相當大的魅力,但是在知識水準普遍提高的社會,變成理性信徒茶餘飯後的趣談,認為這是荒誕的舉措,再也沒有崇高的神聖性。

(四)結論

  宗教儀式只有在人群中出現,不會在其它人類以外的動物中看到,而對祭拜儀式的訂定,除了傳統的風俗習慣外,具最關鍵影響性的角色為「宗教領袖」。我們應該緬懷周公制禮作樂的情景,學習孔子為其弟子訂定各種孝道科儀,當社會已經轉型到二十一世紀,我們需要屬於適合當代社會本質的祭拜科儀。

  以媽祖與保生大帝的誕辰為例,臺灣從古禮中尋找符合我們社會需求的祭典,已經變成全球華人祭拜這兩尊神祇的典範。我們應拋棄在廟中迎媽祖神像過香爐的交香混亂場面,取而代之的是用儒家的三跪九叩大禮,共同唸誦疏文表達信徒對神明的虔誠景仰。

  當宗教領袖理解現代社會的本質以後,進一步要知道信徒大眾的需求,傳統的拜斗儀式,只有祈求北斗延壽的宗教想像與功能,在臺灣地區也發展滿足信徒需求的多功能禮斗儀式,諸如出現了「平安斗」、「闔家歡斗」、「事業斗」、「婚姻斗」、「功名斗」等,這是宮廟領袖的聰明睿智,既解決信徒的需求,也讓傳統宗教儀式得以在現代社會發展,而在發展過程中,廟宇也獲得了廣大財源的基礎。